欢迎您光临国际易学联合会易经推广专业委员官方网站!

国际易学联合会

易经推广专业委员会

资讯分类​  / NEW LIST
风水的情思——方新民
来源: | 作者:gjyxlhh | 发布时间: 2018-09-13 | 234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中国风水,是一门福佑人生,积极向上的学问。是一门关于地理环境与建筑的学问,利用大地的自然力量,利用阴阳平衡以达到人们活动空间的吉祥气氛,是中国闻名于世的大文化。

好风,好水,好生活。现实生活中,不少生活小区就处于好山,好水的山地之间。因此,明辩山水,是在明辩我们生活的好方向。因为一所好的住宅,就是我们事业进退攻守的大本营,许多事业的筹谋,往往来自家中夫妻之间一席话的灵感。因此,家居环境对一个现代人来说太重要了。所谓风水,在生活中有多种象征,人们常常把它和美好的愿望联系在一起,带给人们的是一种吉祥的境界,在中国传统宅的居民俗文化中,有不少关于风水宅居的生活择取之道,并形成宅居祥旺的体系。风水在寻求吉祥生活的现代人眼中,往往和龙文化的腾达联系在一起,传承着优秀的传统文化,使风水堪舆龙腾虎跃。

所谓风水的水,水在生活中更是不可或缺的,在风水的要素中,包含着许多的形类和辩证。水在不同情形下,有着多种形类和诉求意图,比如“实水”和“虚水”,往往与生活运道的联系较为密切。因此,和人类关系密切的风水,是一门综合的学问。在地理学的基础上,涉及到人的行为的心理地理学。

而对风的认识呢?生活中,有空气流动的地方就有风,有生命的地方必须有水,风水无处不在,无时不有,从上古到现代,东西方的建筑都与中国风水息息相关,因为,它直接影响着人的健康及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风水中好风的概念,是指自然界的和风,成语中风和日丽,清风送爽,风拂涟漪等一系列语汇中的表达,都是对风水中好风的写照,这是风水的性灵,高尚的境界。

风水怎么有情思、有性灵?因为风水本身就是一种诗情画意,中国的诗词书画,是传统的诗情画意美,和风水堪舆理论是有连带的,如山水画的空间布局,北宋山水画大师郭熙在《林泉高致》中指出:“画山水先理会大山,名为主峰,主峰已定,方作以次,近者、远者、小者、大者,以其一境主之于此,故曰主峰。如君臣上下也……”又如谢灵运“庐山遥寄卢侍御虚舟”中写道:“庐山秀出南斗旁,屏风九叠云锦张。这都是体现风水所追求的空间结构思想。

风水,是对环境选择的学问。它强调对理想生活的选择,体现形局好、气场佳,有“藏风聚气”的实际功能。风水理论中有“真穴”所在必然是在其山必嫩、山明水秀、日丽风和、天光发新等地方。由此可见,中国风水与诗词书画所追求的意境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又比如明陶渊明《归田园居》中“方宅十余亩,草屋八九间,榆柳荫后檐,桃李罗堂前,暧暧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,狗吠深巷里,鸡鸣桑树巅”。这是现实生活与理想环境的有机融合。实际上是使居有良田广宅,背山临海,果园树后的包容。诗中的环境观通过境象来体现,如王昌龄在论诗中说“诗有三境,一曰物境。欲为山水诗。则张松、泉石、云、峰之境,极丽绝秀者,神之于心,处身于境,视境于心,莹然掌中,然后用思,了然境象。故得形似。二曰情境,娱乐愁怨,皆张于意而处于身。然后驰思,深得其情。三曰意境,亦张之于意而思之于心,则得其真也。”诗人笔中大境象凸现环境中松、泉、石、云峰理想的神韵境界,是与风水堪舆有神有韵,水法山势相融合的。

中国风水理论的发展过程,影响了中国山水画创作美学的日臻成熟,中国山水画以表达思想感情为最高境界,主张以形写神,神的表达又以取势为基础。如何表现雄浑之山,又如何表现出秀丽之山,如何表现峻峭之山,都先要进行相应的取势构图,因为不准确取势,就不能达到写神的目的。王时敏的“仙山楼阁图轴”,山体表达由远而近,有隐有现,有浑有清,山体象起伏不断的龙脉,给人以生动活泼之感,临山背水之处,都是背山面水的民居,真是山势雄壮,来脉悠远,居于山谷之间,颇有世外桃园之感。这与风水的“寻龙”、“点穴”理论无异。

在古代,风水思想很受山水画家的重视,画家笔下有气势的山。与心目中理想的居住之山,所要求的山水判断标准,与风水理论是完全一致的,也说明了山水画对山水理论的重视。《林泉高致》中说,真山水之川谷,远望之以取其势,近看之以取其质,大山堂堂,为众山之主,为远近大小之宗主也。谈到枝法:“山以水为血脉,以草木为毛发,以烟云为神采,故山得水而活,得草木而华,得烟云而秀媚”,可见大师的山水画理论和风水学理论相一致。风水学中的水要求湾横屈曲,这是表现曲线美,是寻龙的主要原则,《莽经》中有察砂观水的遵行原则:“夫四兽者,言后有真龙来住,有情作穴,开面降势,方名玄武垂头,反是者为拒尸。穴内及内堂水与外水相辏,滢绕流连于穴前,方名朱雀翔舞,反是者腾去。贴身左右二砂名之曰龙、虎者,以其护耳区穴不使风吹,环抱有情,不逼不仄,不折不窜,故名青龙蜿蜒,白虎驯顺,反是者为衔尸,为嫉主。总要与穴有情,于主不欺,斯尽拱卫之道也”。在风水师眼里,砂关水,水关砂,抱穴之砂关元辰水,龙虎之砂关怀中水,近案之砂关中堂水,外朝之砂关外龙水,圈圈环抱,角牙交插,砂之贵者、水之善者,砂水之形互相比附,故论砂即如论水。而水与气的关系就如母子,“水者气之子,气者水之母”,气生水,水又聚注以养气,则气必旺,气生水,水若荡去以泄气,则气必衰。水与气的关系如同为人子者必须敬老。爱老,养老。山水中的水,也必须保气、养气、护气、关气。由于其功在于保护,守卫和关防,有似于城墙,所以穴前的界水,在山水中又名“水城”。

“水城”有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种类型。金城弯环、屈曲。土城平正,火城尖斜。木城直撞。古人说:“抱坟婉转是金城,木似牵牛鼻上绳,火尖倒书人字样,水星屈曲之玄形,土星平正多兴旺,更分清浊论音声”。《玉髓经》。在五种水城中,金、水、土三种水型都吉,而木、火型都凶。风水书中有云:“水屈曲来朝斯为吉也”。若木形水城,当胸直撞,则冲散堂气,必有破家荡业之凶。

传统的山水曲线美,主要体现在山环水抱和曲径通幽两方面。我们把曲线美比作人体,生机美则是山水堪舆美的灵魂,风水学认为大地如人体,有人体一样的经络和穴位,繁养生育即是共同所在,生机勃勃为正常健康的体现,风水学说中的选地,要选雌雄交合之地,穴是阴阳交合之区。雌雄是说配合,是相待之理,大地融结则雌雄必合,经曰:“雌雄相喜,天地交泰”,古人多以此为要妙,这是天地自然之理,雌雄交合的地方,即是正穴所在,雌雄交媾之区。是隐喻一种生机。穴的隐喻含义如此。穴的象征意义就是生生不息,阴阳交合万物化生,可以说人们长期以来追求的风水宝地,实际上就是一个有生机的生息之地,这是风水的性灵。千年以来的风水理论,和相地堪舆的探索,实际上是在相人。风水可以说是一种来自女子人体的行为,是一种写实艺术,也彰显了人的幸福是以女人为始祖的思想,女人是世界的生气,生机之源,借助这种朴素感观衍生人类的本源。

在现代的城市建筑中,耸拨入云的高大建筑楼群,体现的是建筑美,绿树成荫的街道公园,体现的是柔秀美,二者都是生机盎然的象征,是建筑生机美的体现,这种刚柔相应,阴阳交泰之美,是对城市生机勃勃的写照。是风水的性灵美。

传统的风水学说所追求的美,是整体的美,而非零散的、支离破碎的美。“山管人丁水管财”“有山无水休寻地”,这是一种整体美,是有机统一的和谐,在风水堪舆实践中,堪舆的过程与结果,都是在追求一种自然美,“卜其北宅者,卜其地之美恶也,地美则神灵安,子孙昌盛”,我们在选择风水中,要注重地势的美与恶,能追求天然的美为最好。这种自然美,是井然有序的和谐美。

它首先体现在生活环境中的人与物的因素,与大自然的和谐统一,这是大自然的性灵美,从大自然来讲风水,它具有催发滋养万物的灵性,水波漾起,便有鸳鸯戏水的美丽。风与水,舞龙弄凤,欲唱尽天下吉祥!